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大误 · 我发现今天上班的时候,心情就像上坟一样

图片:《安妮 · 霍尔》

TimberNord,? the ultimate chinaman

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www.bhzsq0623.cn 全文虚构。图文无关。

音乐。

过场镜头。

街区远景,街车,我与苏姑娘自超市推门而出。

1。

我:我发现了一个事情。

苏:你怎么每天都会发现这么多事情?

我:我发现我今天上班的时候,心情就像上坟一样。

苏:你这话我没法接。

我:就是当我坐进车里的时候,我感觉是给我自己在出殡,有一种想一头撞死在方向盘上的冲动。

苏(鄙夷):你们湖州人乡下人上坟的习俗怎么这么暗黑,哈萨宁!我们杭州人上坟的时候,心情是祥和平静的,那种怀念故人的温暖肃穆感,还有粽子吃。

我: Whoa whoa whoa!粽子难道不是放在那边供给先人的么,你怎么可以吃到粽子?你们杭州人是在端午节上坟的?

苏(困惑):那个吊在坟头随风飘曳的粽子,我从小吃到大的。

我:你爸妈递给你的?

苏:我自己拿的。

我:你爸妈当时在干嘛?

苏:我爸妈当时低头在烧纸,一个脸盆里一叠黄色的纸,据说黄色的纸张是冥界钞票的隐喻?;鸩荒芟?,要保证一次性烧完,不能分点两次火。

我:外汇管制?

苏(耸肩):probably

两人陷入沉默三十秒。

2。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也许你不应该吃那个粽子。

苏:沉默。

我:但是你已经吃了,而且吃了这么多年。

苏:沉默。

我:你们家祖先估计现在低血糖了……

苏(打断):所以你今天上班的时候想一头撞死在方向盘上?!?/p>

我:嗯?!?/p>

苏:why

我:这份工作我刚开始做的时候还有点兴奋,中期开始勉力维持,目前的状态是干涩无比的举步维艰。it's just soul crushingly boring, everyday is a struggle.

苏: So its like sex

我:You are talking about sex with me, or sex in general

苏: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么,毕竟这么多人看着。

我(沉默,低头看地)

苏:你有没有意识到,工作本来就是痛苦无聊的,不然付你钱干嘛?难道别人忍得就你忍不得。what makes you so special huh?

我(沉默,继续低头看地)

苏:请问你觉得餐馆里的厨子在炒菜的时候,不倦怠无聊吗?你觉得快递小哥在送包裹的时候,不倦怠无聊吗?你觉得银行柜台后面点了七个小时钞票的 teller 姑娘,穿着高跟鞋的脚踝一天下来酸疼无比,眼睁睁的看着下班前十分钟一个杠精大妈走进银行的时候,她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你想象一下,那种内心想捅死对方,但是嘴上还是 how are you what can I do for you 的精分感,这荒诞的痛楚,相较于你这个画图狗所经受的,难道就弱了几分吗?

我:But 佛曰:渡人先渡己。

苏:你确定你没有把语序弄反吗?你们湖州的佛是不是那种在葬礼上搞歌舞表演的那种很亢奋的佛?

我:我觉得你对湖州人的成见非常深,我这个天聊得很不喜乐。

苏:我只是觉得你假借他人之口 bullshit 的习惯真的很不好。。。

我(打断):我小时候听过一段名人名言,叫做:该不该搁下重重的壳,寻找到底哪里有蓝天?

苏(难以置信的眼神):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以疑问句结尾的名人名言。

我:所以该不该?

苏:你是要干嘛,辞职吗?

我(吸了口气):假设说,我说假设啊。

苏:你说。

我(小心翼翼的试探):如果我明天递交辞呈,然后回学校去学动画,你觉得怎么样?

3。

苏(严肃):你是认真的吗?

我:我脑子里反复跳出这个想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苏:上次你产生类似的情况是什么时候。

我:是我国内辞职想来加拿大的时候。

苏(沉默)

我(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苏的表情)

苏: LL

我: ???你叫我真名干嘛?好严肃。

苏:你知不知道,卖朋克人设,和,成为朋克,是两回事情。

我:怎么讲。

苏:卖朋克人设,就是你其实还是过着主流小中产的生活。小车开开,小公寓住住,小白领当当,西装有几套,dinner party 拿着红酒和人 small talk. 场面上你的头衔终究还是小型建筑设计,你在社会阶层分类里还算是有清晰确凿的定位。虽然你一直在抱怨吐槽这些,但是你终究依旧还是在做这些事情,你的屁股还是坐在这个框架里面。你偶然在网络上写几个朋克味道的小故事,开几个貌似嬉皮其实雅痞的小玩笑,纾解一下你若有若无鸡毛蒜皮的愤懑,大家哈哈一笑,夸你有一个有趣的灵魂,你 ego 上一个小小的 boost,人设兜售成功。你本质上是一个在岸上的小雅痞,伸出脚尖点了一下朋克深不见底的深潭,凉飕飕的触一下,散发出一波无伤大雅的涟漪。你所谓的这些抱怨,和真正世间之痛楚相比,基本可以定性为无病呻吟。

我(沉默)

苏:你要是辞掉工作去学校学 animation,收入没了,学生贷款几万刀起跳,你又没有存款,这几年这个行业的所有技术积累都一日蒸发。你三十岁了,再过三个月三十一了,按照浙江不讲道理的年龄算法你过个就年三十三了。万一你没毕业被踢出来呢,万一你毕业了找不到工作呢,万一你找到工作了但是薪水低的要死呢,万一你找到工作了薪水虽然还可以,但是再若干年后的一天,你突然又给我来了一句,it's just soul crushingly boring, everyday is a struggle 呢?你再回学校再念一个吗????木匠?插画?人类学?拉丁文?东南亚历史?剪辑?剑道?

我 (低声说):这些听上去都蛮有趣的。

苏:此刻起你真的朋克了,你从岸上跃入了这个谭子,淹死不淹死纯粹看运气。万一你生病了呢?万一你特么又吃了罚单了呢?!万一房东涨你房租呢?!万一你又在亚马逊买了一堆权力的游戏的周边把自己的信用卡刷爆了呢????!你特么有见过哪个三十岁男人在床头挂了个 stark 家的狼头旗的?!你有无数个理由破产你晓不晓得?!加拿大移民局当年批准你 PR 的时候是让你去皇后街要饭的吗?你看看全多伦多这么多要饭的,你有看到哪个是亚裔吗????你是要增加 homeless 族群的种族多元化吗?!

我: Hey! Diversity is Canada's strength!

苏:万一我要是要把你介绍给我妈呢?

我(惊):阿姨喜欢吃什么水果?

苏:你告诉我,我特么该怎么说?!妈,我给你带来了一个三十岁无业大一新生?他现在在读大二,顺利的话三十五岁就可以毕业了。什么?!他的工作?不是码农!不是金融!画卡通的!对对对!就是蓝猫三千问的那种!什么买房子?!不存在的!By the way, 你有考虑过我的 biological clock 吗?万一我想要小孩了呢?你有没有想过当父亲的职责吗?这些东西你完全没有考虑过吗?到时候女儿凌晨三点在哭嚎的时候,你特么在 lab 赶 project,你就不怕我把女儿给掐死吗???????!

所有这些匪夷所思的荒诞的起始原因,就是因为你在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号的一天工作日上午,觉得 your drafting job is soul crushingly boring, 觉得 everyday is a struggle. You know what, fuck you Jason, you think you are still a fucking teenager or something?!?! Guess what, grow the fuck up !

我 (迟疑) :你为什么要掐死我女儿?

苏(扬手): I give up. you are a fucking idiot.

4.

苏蹲在地上,开始啜泣。

我试图蹲在她旁边,但是觉得这样腿好酸,于是干脆坐在了地上。

(镜头稍拉远,虚化的路人身影穿梭而过)

(特写苏)

苏(眼圈泛红,一字一顿):If you really quit your job and choose to go back to college, I may break up with you.

我一语不发。半晌过后,轻轻的说:Hey, 想象一下我们女儿可以看着她爹给她画的卡通长大。

苏:你这种骗十八岁小姑娘的伎俩在我身上没用的。

我(笑):what do you expect from a 31 years old stupid teenager who is absolutely clueless in dealing with real life ?

苏 ( 沉默得盯着地面,抬手擦干了眼泪)

我(收起笑容,沉默得看着苏)

二人站起,继续前行。

(镜头拉远,灌木,郊区的街道,原木电线杆,偶然路过的行人,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

(黑屏,画外音)

苏的太公:哎,肚皮好饿啊。

苏的太婆(叹气)

苏的太公:想吃粽子。

苏的太婆 (嗔怒):Don't look at me !

音乐。

++++++++++++++++

彩蛋:狼旗庄严,床头高悬。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地铁站是怎么预测下一班地铁的时间的呢? 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